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accordion-club.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主宰之路》最新章节。

王鹤鸣抬手抹一把额角的冷汗,“全家上下包括佣人保镖一共三十口,除了女人和孩子,全死了。”

唐墨沉脸上古井不波,“活的在哪儿?”

“在楼上。”王鹤鸣迈过地上还在淌血的尸体,“我怕破坏现场,没敢乱动,您小心点!”

一路上,横七竖八都是尸体。

屋子里,满是浓烈的血腥味。

唐墨沉健步向前,看似信步闲庭,却连一点血水也没有沾上鞋底。

一路扫过地上的尸体,行上楼梯,他环视一眼四周,目光淡淡地扫过墙上飞溅出来的血水,踏上二楼。

不用王鹤鸣介绍,他已经听到尽头传来的哭声,大步走过去,推开房门。

这是一间书房,市长夫人和儿媳妇、一个女佣,三个女人正在抱头痛哭。

那个年轻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不足六个月的婴儿。

“谁看到凶手?”唐墨沉问。

几个人抽抽噎噎地还在哭,并没有人回应。

“别哭了!”

唐墨沉挑眉低喝。

男人声音不高,却自有一股强大的威慑力,几个女人都是吓得收起眼泪,抬脸看向他。

“谁看到凶手?”唐墨沉重复道。

年轻女人哆哆嗦嗦地答道,“我们都是打晕被带进来的,没……没看到人。”

唐墨沉没有再问,转身退回来,走进二楼主卧。

大床上,半年前才刚刚升上市长之职的林子聪,四脚分开绑在床头。

手腕和脚腕现在还在向下滴血,地板上满是已经凝固的血水,空气血腥味沉重无比。

那场面太过恐怖,王鹤鸣已经见过一次,还是闭着眼睛不敢看。

温子谦走上前去,仔细察看一番。

“手脚动脉全被切开,没有其他伤口。”

没有其他伤口,也就说,这个人是活活流血流死的。

唐墨沉脸色平静,王鹤鸣的脸色越发白了几分,额角又是一层冷汗溢出来。

这手法,也太狠了!

唐墨沉转过身,视线落在王鹤鸣的脸上。

“你怎么发现的?”

“回……回部长。我……我原本是有些工作要找市长先生商量,结果一进来就看到满院子都是尸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不敢贸然决断,情急之下,才给您打了电话。”

“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只有我的司机。”

“如果这件事情走漏半点风声,你下辈子别想再进仕途。”

“不敢、不敢,这种事,我懂!”

一市之长被灭门,这事要是传出去,媒体非炸了锅不可。

唐墨沉轻扬下巴,“你可以走了。”

“好的。那我先走一步,您有什么吩咐,随时给我打电话。”

王鹤鸣如得大赦,向唐墨沉表个态,慌慌张张地下楼离开。

温子谦从房间内退出来,“部长,您看是不是通知三局的人?”

温子谦说的三局是指安全局的人,安全局也是唐墨沉的直属部门。

唐墨沉轻轻摇头,“让飞鹰队的人过来处理。”

飞鹰队?

温子谦眉头一跳。

飞鹰队是唐墨沉手下的最强之刺,他到部里一年,哪怕是再大的事情,唐墨沉都没有用过这只暗刺。

市长遇刺不是小事,可是比起他们经历的那些,也不算是大事。

这件事情值得出动飞鹰队?

唐墨沉看出他的心思,皱眉吐出几个字。

“我担心与罗刹团有关。”

从院子进门一直到二楼,倒下的全部都是保镖,墙上和各处家具都没有什么损失,连格斗的痕迹都没有。

这足以说明这些保镖的枪根本没有派上用场,甚至都没有机会去向对方发出攻击,就已经成为尸体。

所有人都是近身击杀,手法干净利落,每一个都是被利器割断咽喉,与割断林子聪动腕的应该是同一种利器。

很明显,这是一个人的手法。

房间没有翻动的痕迹,书房的保险柜也没有动过,不为求财。

漂亮女人安然无恙,不为求色。

第一时间更新《主宰之路》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应位归真

未老梦

穿越武庚之成了冥王

彦飞雪

蜂狂大叔的网游世界

疯丫丫

天雨粟,鬼夜哭

似指缠

重生之阴阳鬼妻

一念新生

快穿宿主超有钱

三千元界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