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accordion-club.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御天化魔》最新章节。

公孙止见那银针精致华美,针尖儿上蓝光闪闪,便知有剧毒,登时心中生出了惧意,冷冷道:“你要做什么?”

李莫愁嫣然一笑,说道:“瞧我,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告诉公孙先生我有什么本事,小妹真是怠慢了。”将银针摆在公孙止眼前。

公孙止登时闻到一股香甜之气,皱起了眉头,心道:“世上的毒药还有这个味道的?”只听李莫愁笑道:“这个叫冰魄银针,乃是我赤炼仙子李莫愁的成名招数之一,素来例无虚发,只要碰上了,呵呵,没有一时三刻,便会丧命,公孙先生,要不要试试?”

公孙止已经领教了李莫愁的手段,对她的话全然相信,眼睛死死盯着银针,颤声道:“李道友,还请三思,这是我绝情谷,不是外头,我若死了,你不见得能得到好处,我那些弟子不见得会放过你。咱们化干戈为玉帛,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如何?”

李莫愁缓缓摇摇头,漫不经心地掉转手腕,轻描淡写地将银针扎在了公孙止的大腿上。

公孙止“哎呦”叫出声来,立时觉得麻木感从银针处开始蔓延,不多时整个大腿都没了知觉,麻木感已经过了小腹。

李莫愁道:“多谢公孙先生关怀,不识时务的弟子已经被这针扎死了,剩下的都是听话办事的好孩子,多亏先生教导有方。”

公孙止怒极,道:“你”,两条眉毛倒竖,近乎直立,不敢说辱骂言语。

李莫愁不以为忤,挥了挥袖子,俏立在侧,看着公孙止毒发,待他要晕厥之时,将冰魄银针的解药弹入公孙止的口中,托着他的下巴,助他咽下,说道:“公孙先生,以毒攻毒,是解毒至理,懂了吗?”

公孙止瞪大了眼睛。

李莫愁接着道:“不过,你的情花毒着实厉害,我的冰魄银针只能中和部分毒性,像你这般略中小毒,是不打紧的。”

公孙止定了定神,心念一动,说道:“你要用我试药?”

李莫愁赞道:“公孙先生高明,不错,正是拿你试药。明日,我会加重情花分量,看我的针能解多少毒。”轻轻一叹,为难道:“绝情谷遍地情花,我如今身在谷中,若是不小心再中了毒可怎么好?还是得有保命之法,公孙先生,您理解的,是吧。”

公孙止忍不住骂道:“毒妇!”

李莫愁一甩浮尘,打在公孙止脸上,眉宇间透着狠辣,冷冷道:“公孙先生,阶下囚就得有阶下囚的样子,我李莫愁的脾气可不好,今天能饶你,明天也能杀你。你这谷中弟子众多,不缺试药之人,好自为之。”将拂尘插在颈间,运气提劲,双掌相对摩擦,只闻腥臭之气从她的双掌间传了出来。

公孙止骇然,心道:“这毒贱人怎么如此多的手段,我久居山谷,真是孤陋寡闻。”斜睨李莫愁,忌惮不已。

李莫愁只为恐吓,随即收功,说道:“这叫赤炼神掌。”说着,白皙滑/嫩犹如羊脂玉一般的手掌轻轻按在公孙止的心口,柔声道:“这要是拍上了,登时毙命,求饶都来不及呢。”哈哈几声大笑,离去了。

公孙止咬牙切齿,怒喝:“毒妇、贱人,毒妇”

走出囚室之后,李莫愁吩咐绿衫弟子严加看管公孙止,信步而行,在谷中漫游。

绝情谷景色优美,绿树香花,风物佳胜。更因地气和暖,四季如春,是个适合居住的绝佳地方。

李莫愁沿着石子路,踏上山庄前小溪里的木桩,迎风而立,垂目看着溪水中亭亭玉立的水仙花,道袍随风鼓荡,颇有仙风。不过,在她的心里,一直念着的是当日败于龙的耻辱和师门《玉女心经》。

樊一翁带着公孙绿萼出谷已经有十几日了。他们已知李莫愁不是个好相与的,却不知道李莫愁如何折磨公孙止,只有心急如焚。

他们奔着火光走去,再次与赵昶碰面,随后认识了龙、杨过和神雕。震惊之后,聊天之间,二人将自身

遭遇说了出来,言语中透出求助之意,盼着龙能以掌门身份,料理李莫愁,还绝情谷平静祥和。

赵昶作为属下,不敢随便应承,询问龙和杨过的意见。

对龙和杨过而言,绝情谷是能绕则绕的地方,实在不想涉足,但得知李莫愁在其中作乱,有心除魔,因此在去与不去之间犹豫,一时难以决断。

杨过知道龙为自己担忧,生怕自己走上命定之路,中毒遭难,在这等事情上不发表意见,等待龙的吩咐。

龙微微沉吟,心想,不管在什么地方,书中还是这里,李莫愁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是让她一直活着,指不定那一天会为了《玉女心经》找上门来。论武功,李莫愁已经不是对手,但是论心计、论狠辣,李莫愁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为保余生心安,还是尽快宰了她,清理门户为宜。

不过,如果能不经自己的手,不去绝情谷,借刀杀人,才是妙计。

正思索间,忽觉肩头一暖,回过神来,只见杨过凑到了身边,笑吟吟地揽着自己,登时板起脸,淡淡道:“少来,我还没原谅你,一边儿去。”

杨过咧嘴一笑,心道:“正好外人在旁,不好发作,此等机会若不抓住,岂不是要一直被晾着。”讨好道:“龙儿,斩杀魔头是大事儿,一个人决定不合适,咱们去旁边商量,商量,天色已晚,我看他们师兄妹面容疲倦,甚是乏累,让他们早些休息吧。赵昶也忙前忙后折腾了一天了,让他也早点儿休息,咱们自己商量,等有了结果再告诉他们,好不好。”拽了拽龙的衣袖。

龙不想让杨过在外人面前丢脸,落面子,点了点头,说道:“二位暂且歇着吧。”站起身来,拍了拍神雕的翅膀,要它跟随,往林子深处走去。

杨过心道:“有雕兄在,有些事儿怕是不好办,龙儿的脑子转得太快了,肯定是看出我的心思了。”轻轻叹口气,抓了披风,紧追而去。

公孙绿萼和樊一翁见龙和杨过只见似有矛盾,关系尴尬,以为是己方求援之事让二人为难了,面带歉意。

只听公孙绿萼道:“赵大哥,你我萍水相逢,认识不到一刻,我和师兄提出报仇之事,让你们为难了吧,真对不住。”

赵昶心道:“这是两口子闹别扭,跟你们可没关系。”实情不便透露,笑道:“绿萼姑娘多虑了,那李莫愁在江湖上胡作非为多年,人人得而诛之,但我们公子和少庄主和她毕竟是同门,总得惦念些同门之谊。我们祖师对李莫愁多有包容、怜悯,大公子虽为掌门,但也不得不顾忌先师教诲,得考虑周全些,方能作出决定。”

公孙绿萼道:“原来是这样。”不再多说,看了看樊一翁。

樊一翁道:“师妹,你先休息吧,此事不急于一时。”

公孙绿萼点头,带上兜帽,拉紧领口,靠着樊一翁睡去。

樊一翁轻轻一叹,轻声道:“今日多亏有赵兄弟相帮,要不然的话,我这个师妹可要受大苦楚了。”

赵昶也压低嗓音,说道:“都是朋友了,不说这些个,我看樊大哥也累了,赶紧歇一歇吧。我守着就行了。”又添了些柴,将火堆烧得更旺。

樊一翁干脆,点点头,为了不扰到绿萼,一动不动,端坐闭目。

赵昶心道:“这个当师兄的不错了。”透过火光,不由地看向绿萼,见她容貌秀雅,甜睡安然,不禁心中怦然。

龙靠着神雕,冷冷看着杨过。

杨过一怔,陪笑道:“龙儿,别冻着了。”将披风递给龙,见龙不接,心一横,走到龙的身边,亲手披风给龙盖上,犹豫一瞬,乖乖回到龙的面前,面上堆笑。

龙道:“什么意思?去还是不去?”

杨过道:“我听你的,你说去就去,不去就不去。”

龙轻笑一声,淡淡道:“听我的?”

杨过上前两步,嘴巴动了动,重重吐了口气,说道:“龙儿,我错了,以后我绝对听你的,我发”“誓”字儿还没说出口,就被龙拦下了。

龙道:“算了,不想跟你计较,发誓有什么用,你要是铁了心想往前冲,这世上还有谁能拦下你吗?”

杨过听龙语气松动,赶紧近身上前,轻声道:“龙儿,让你担心了,对不住。可在那种情况下,我要是不出手,郭伯伯就没命了。他对我挺好的,我不能不管,是吧。”

第一时间更新《御天化魔》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天花板上的足迹

蚍蜉而已

甜心鬼公子

弦乐儿

恩仇蛊

妆嗜宠

死亡实习生

缘定三世

铁鼠之槛

步乐阁

错嫁豪门,BOSS别爱我

空纸杯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