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accordion-club.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启行诸天》最新章节。

重新恢复了正常时间流速的狂战魔,狂嚎一声就要上来跟晨宁拼命。可晨宁却不愿意再跟这个狂战魔纠缠了。好不容易用玩具怀表打断了它的法术还暂时脱离了近战,晨宁可不想这么容易的再陷进去。

卷轴一撕,一个二环的极光术就被释放了出来,这是一个闪光术的加强版,可以致使敌人进入炫目状态。以狂战魔的实力,当然没有那么容易被一个二级法术给打进炫目状态,但是极度明亮的极光,给它带来瞬间的目盲也是避不可免

的。这点儿目盲的时间,不足以晨宁再对它造成沉重的伤害,但是却争取到了让晨宁大步躲开与这恶魔的近战纠缠的空间。

晨宁暂时的摆脱了狂战魔的纠缠,追着那些骨魔就冲了过去,奥火十字斩脱手而出,恶魔心脏暴走之后的力量增幅,让他的攻击力得到了极大的加强,这一记奥火十字斩,‘逼’得那些追在七号和芙拉萝蒂身后的骨魔不得不回身应对。接着就是拟态出来的三头奥火狼,追着这些骨魔就是一顿咬,严重的拖延了他们追击的步伐。

而晨宁的本体,却趁着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变向,来到了那魅魔的身边。这个法术型的恶魔活着始终是个隐患,之前她就有在准备魔法,只不过被七号一镰刀打断了,现在她的第二个法术都快要完成。

晨宁现在的奥术学识也不像以前那么渣了,通过这魅魔的施法过程,他可以辨识的出这个魅魔在准备一个火球术。晨宁是很偏爱火球这个法术的,但是他可不想自己尝尝火球术的味道!

打断魅魔的施法那可比对付狂战魔的深渊邪术要简单的多了。魅魔那脆弱的身体比一般的法师也好不到哪里去,哪儿扛得住晨宁的刀子?一刀下去,那魅魔就不得不放弃法术进行躲闪,可晨宁这一击却不像是七号之前那样只不过是一次攻击尝试而已,七号打不中就不管了,而晨宁,一刀不中立马第二刀就跟了上来。

魅魔的近身搏斗水平那可差远了,身上又没有什么别的防护手段,晨宁这一刀直接将这魅魔的脑袋给砍了下来恶魔心脏暴走之后的晨宁要是还不能在近身战斗当中秒杀一只魅魔,那他还是趁早投降算了!

干掉魅魔,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实际上在那魅魔的脑袋还没有落地的时候,晨宁就感觉到身后有一阵劲风袭来!那狂战魔‘阴’魂不散的就跟在晨宁的后面,它此刻暴怒的情绪已经到了极点,让晨宁打断了施法,还被他在‘胸’口用烈王的螺旋状刀锋给钻出了两个拳头大的伤口,这股气让傲慢的狂战魔怎么能忍下去?随后晨宁还敢用极光术来戏耍它,甚至还当着它的面斩杀了一头魅魔,这更让它愤怒难忍!

暴怒的狂战魔,那完全是一副不把晨宁撕碎了就绝不善罢甘休的样子,从他的身后袭来。

晨宁不慌不忙的转身,又跟那狂战魔拼了一记。说实话,现在恶魔心脏暴走状态的晨宁,用起‘帝皇之朝’来,凭着剑术加成,跟那狂战魔斗上一斗也能打个平手。只不过想要分出胜负来,那就是旷日时久的事情了,而且晨宁也很难抓到机会在狂战魔的身上使用巨龙之击这种威力强大,但是不容易命中,需要先做铺垫的招数。

而且,就算是找到机会了,晨宁也不敢用。哪怕现在又恶魔心脏的全力爆发,但是巨龙之击的特‘性’就是吸取全部的力量做出致命一击,巨龙之击的威力跟所消耗的魔力成正比。诚然,恶魔心脏爆发之后,晨宁的魔力可谓是丰沛无比,在暴走状态结束之前,如果晨宁找到机会用出巨龙之击这一招的话,估计仍然可以对狂战魔做出秒杀。如果真是这样,那倒也好了,运气好的话巨龙之击触发法力返还效果那就还有继续战斗的能力,百分之四十的魔力返还,巨龙之击‘抽’取所有的能量的话那返还的魔力量那就非常可观了。而就算是没能触发,也不要紧,唤魔术一开,同样魔力能够得到巨量的回复。

但是问题就是,这种机会能找到么?这狂战魔的战斗水准绝对是不差的,怎么可能给晨宁有那么好的机会正好扔出一招巨龙之击打到他?巨龙之击可不像是奥火十字斩或者烈王那样容易命中,没有奥火十字斩的爆炸效果,攻击力只在刀锋之上,没有烈王的速度,前置的准备时间太长。这些都制约着巨龙之击这一招,只能作为决定胜负的时候放手一搏用,想要用它来常规作战,恐怕是不太可能的。

更何况,现在晨宁在于狂战魔血战的同时,还要兼顾拦住那些被他的奥火狼给拖慢步伐的骨魔,让这些骨魔没有办法去追击,还有那头之前被七号击伤的三臂恶魔骑士,这个时候也已经缓了过来,虽然受了伤,战斗力有一定的下滑,但是怎么说也比骨魔更具麻烦。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现在这群恶魔里面就只有骨魔、恶魔骑士和狂战魔这样的‘肉’搏型怪物了。那三头狩魔蛛让晨宁基本上杀了个干净,像这种靠毒素和潜伏偷袭的怪物,活着总归是个麻烦。而最重要的,还是那头魅魔让晨宁给干掉了,否则的话,当晨宁跟这群恶魔恶战的时候,还有那么一个法系在后面肆无忌惮的扔法术过来,无论是释放控制法术还是负面状态法术,或者干脆就当一个魔法炮台,反正不管怎么样都很恶心。

现在,晨宁要考虑的就是怎么跟这个狂战魔还有一票小弟周旋了。他且站且退着,但是不能退的太快,否则就起不到阻拦的效果;他在战斗当中腾挪闪避,尽量的避过绝大部分的攻击,不是那种根本躲不过去的,就坚决不去硬拼,途耗体力不说,还容易被其他的恶魔抓住破绽,但是躲避也要有个章法,那些试图绕过晨宁的,一律要坚决的拦下来,绝对不能放跑。

这绝对是一场血战了,在陷入了那群恶魔的围殴当中之后,晨宁能够做出来的反击少的可怜,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怎么保住自己不被攻击到,否则就算有魔力护体,他的小身板被打中一下,后面接二连三马上就会到来的攻击绝对能够把他淹没。至于反击,那只能偶尔为之,反击的目标大多都放在了那个三臂恶魔骑士的身上,这个受伤的家伙如果能够一举将其击杀掉的话,也算是减少了一些压力。

只是尝试了几次,晨宁都没有什么好机会。他也不心急,当下这种情况,最主要的就是保持战斗的平稳,他竭尽全力都尚且不能保持自己不受伤,更何况想要击杀一名对手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晨宁的魔力消耗极为剧烈。这种等级的战斗,已经‘逼’得他百分之一万的全负荷运作了,为了保持战斗的平衡不被打破,甚至恶魔心脏的暴走都不能维持魔力消耗的平衡。他的魔力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在削弱着。只是还好的是,偶尔在战斗当中能够触发的唤魔天赋的法力返还,在这场战斗当中帮了大忙。

如果没有法力返还的频繁触发的话,晨宁估计自己最多能够坚持两分钟,而现在,可能三分钟力有不逮,但是尽力的话,也许撑得到。

七号和芙拉萝蒂两个人已经跑出去很远了,只是晨宁没有心思去具体的观察一下两个人到什么位置。他早就维持不住秘法眼的消耗,这个强大的侦查法术已经被他取消掉了。只是在视野当中,已经看不到七号和芙拉萝蒂两个人的身影,这也让晨宁松了一口气。

那两个人应该是脱困了,外廊的其他怪物,恐怕没有几个能够威胁到在七号的保护之下的芙拉萝蒂。

只是,现在的晨宁的情况却有点儿不太妙。与那狂战魔第一次的同时冲锋对撞的时候,他就口鼻溢血受了点儿内伤,只是这内伤被他生生的压住,在战斗当中没有影响他的战斗力。但是伤势还是在的,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变得越来越严重。而在跟这群魔恶战的当下,他也不是毫发无伤,偶尔有一些顾及不到、又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的伤害,他也只能咬着牙承受了。狂战魔是坚决不能让它打到自己的,否则埃上一下就得受不轻的伤,而且很有可能会被打‘乱’战斗节奏。至于另外的几个恶魔,那挨一下就挨一下吧。

他现在看上去已经很凄惨了,与狂战魔对撞的那一下,让他七窍流血还都来不及擦掉,而身上又被三臂恶魔骑士开了好几个口子,虽然伤口都不深,不会导致受太重的伤,但是却流了不少血。而那些骨魔留下来的抓痕,那就更不要多提了,这短短一两分钟的战斗,晨宁上升就不知道被骨魔挠了多少下。

虽然被攻击到的次数多,但是那些真正会致伤的重击晨宁却全部都躲了过去。所以,他现在的情况不过是看上去恐怖而已,实际上受伤还真不怎么重。

但是现在,七号和芙拉萝蒂已经脱险,最关键的就是,晨宁他自己要怎么跑了!

现在,七号和芙拉萝蒂已经脱险,最关键的就是,晨宁他自己要怎么跑了!

在‘激’战当中,他根本没时间去掏魔法卷轴,哪怕任意‘门’的卷轴就‘插’在他的腰带上,他也腾不出手去拿!只要他敢有片刻的分神,那绝对下一刻在他拿出卷轴‘激’发任意‘门’之前,他就要挨上一下狠的!

被攻击到不是什么大问题,哪怕就此受伤,如果能够开启任意‘门’跑掉的话,也不算大事儿。可麻烦就麻烦在,如果被攻击到,打‘乱’了现在晨宁竭力维持都感觉到万分吃力的战斗平衡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在他受到第一下重击之后,不管这重击是来自哪个恶魔的,接下来就是连番而至的打击。到时候,晨宁的一条小命马上就要丢掉,就更别说开什么任意‘门’了。

眼下的这种局势必须要得到改变,否则晨宁势必将要在这无休止的战斗当中被榨干每一分的力量。

现在脱战的时机已经到了,晨宁不再需要跟这些恶魔继续纠缠。他一刀挡开那只三臂恶魔骑士的攻击,随后依靠巧妙的一个跨步,借由他的将另外的几个骨魔挡在了恶魔骑士的身后,同时躲闪开了狂战魔的一次进攻。随后,他猛地一个后跳,略微拉开了一些距离,那狂战魔咆哮着就要冲上来继续攻击,但是迎接他的确实晨宁的雄鹰之刃!

“巨龙之击!”一声龙啸自长刀当中传来。狂战魔没有见识过这一招,但是它却可以本能的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力量,绝对足够重伤自己了。狂战魔急忙刹车躲避,甚至还跟后面的那头三臂恶魔骑士撞在了一起,但是好歹是没有让晨宁的这一个杀招给打到。

巨龙之击用出,晨宁的魔力犹如开闸泄洪般毫无疑问的全部被‘抽’干,而且很不走运的这一招巨龙之击并没有触发法力返还效果。

没有触发法力返还,这对于晨宁来说确实算是个倒霉事儿。不过对于这种情况他当然是有两手准备的,他不可能把小命寄托在那虚无渺茫的几率上。唤魔术已经提前一秒开启,在魔力被巨龙之击‘抽’干之后,瞬间又得到了唤魔术的魔力恢复。

唤魔术可以在两三秒种之内急速恢复包括恶魔心脏在内百分之四十的魔力,巨龙之击‘逼’退狂战魔后,让他的魔力彻底消耗‘精’光,但是在一个刹那,唤魔术又提供了一点点的魔力。

这不知道几分之一秒的时间,唤魔术恢复的魔力其实并不太多,甚至都不足以他继续保持秘剑术的效果,但是如果这些魔力用来触发魔法卷轴的话,那绝对也是够了的!

以全身的魔力为代价,用出这一招巨龙之击来,他争取的不就是这样一个能够掏出卷轴、触发法术的机会么?现在他拼了命争取而来的机会已经来了,这当然要抓住!

他的手极为迅速的从腰间将那张宝贵的任意‘门’卷轴掏了出来,而这个时候那只狂战魔在躲开了晨宁的巨龙之击之后,也调整好了姿态准备再度扑上,可狂战魔扑击的速度再怎么快,也不可能快得过晨宁意识的一个微动。

在狂战魔扑上来的一瞬间,一个犹如‘成’人般大小、泛着幽蓝光芒的圆形传送‘门’,就在晨宁的身后形成。晨宁只是略微一个退步,身体就从任意‘门’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下一刻狂战魔扑了上来,只扑到了任意‘门’消散的时候遗落在空中的零星奥术能量。

狂战魔猛然的扑击扑了一个空,它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撞在了地面上,脑袋有点儿七荤八素的。恶魔疑‘惑’的抬起头,椅了一下脑袋,恢复了意志,附近没有晨宁的身影。它抬头一看,却发现晨宁居然在这个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几十米远之外,正朝着血腥教堂外狂奔。

又受到愚‘弄’的狂战魔,愤怒的情绪再创高点,它现在对于晨宁可是恨之入骨,必杀之而后快。高声咆哮一声,四肢在地面上疯狂的跑动,朝着晨宁就追了上去。后面的恶魔骑士和骨魔也在追,但是它们的速度哪儿比得上狂战魔?

晨宁回头看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看。唤魔术的效果已经结束,他的魔力基本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恶魔心脏恢复了百分之四十的魔力,从中调动一部分就足够让他的本体魔力再度充盈。只是,心脏暴走状态已经因为先前巨龙之击的全力出手带来的魔力耗尽而结束了,恶魔心脏已经陷入了半休息状态,不把其中的魔力再度重新充满,是不能再‘激’活暴走状态的。

而在正常状态之下,哪怕晨宁的身上加持着一个加速术,但是奔跑速度却比狂战魔要慢上一些。毕竟人家是如同虎豹一般四条‘腿’跑步的,晨宁的敏捷属‘性’又比狂战魔低了不止一个档次,靠着加速术,都没有办法让他能够跟那狂战魔拉开距离,反而隐隐的那

恶魔越追越近了。

晨宁是决然不肯让狂战魔给追到的。恶魔心脏暴走他才不过能够跟对方打个平手,现在恶魔心脏的暴走状态结束了,那还打个屁?人家一巴掌就能把他给拍飞!

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晨宁的速度比不上狂战魔,被重新追上来那也是时间的问题。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长,按照他们现在之间的距离还有速度差别的话,最多一分钟,狂战魔就要追上来!而更糟糕的是,这时候好死不死的,就在晨宁狂奔的路上,一头羊头怪带着几个食尸鬼不知道就怎么出现了。

那羊头怪手持镰刀就守在晨宁的面前,晨宁根本没有办法减速,他也不想减速!

保持高速,晨宁猛地冲了过去,迎着那羊头怪的镰刀,他不躲不避,雄鹰之刃携带着三倍负荷全力而出的秘剑术能量,带着‘帝皇之朝’一往无前的气势,跟那羊头怪硬拼了一记。

晨宁速度不减丝毫缩减的从那羊头怪的身边跑了过去,半路上还有闲情再斩两个食尸鬼。而在晨宁跑过的一瞬间,那羊头怪呆立当场,身体从腰间突然分成了两半儿仅仅是一个错身的瞬间,这羊头怪不仅仅没有拦住晨宁,反而被一刀秒杀,拦腰斩断!

解决了这个连麻烦都算不上的羊头怪之后,晨宁的形势没有半点儿好转,后面的狂战魔越追越近!

晨宁现在面临的情况一点儿都没有得到好转,后面的狂战魔越追越近!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早晚是要被追上的!晨宁他必须要想一些别的办法摆脱狂战魔的追击!不得不说的是,狂战魔的速度,真的要比它身后的那些普通恶魔要快太多了,毕竟有三十多点的敏捷属‘性’,这可不是吃素的。

晨宁从腰间掏出了一个卷轴他不得不承认,时常在身上准备一些各式各样的魔法卷轴,管他有用没用,反正放着总比不放着要好。这一点经验,是他在上一世跟法师打‘交’道打多了之后领悟出来的,上一世的时候,他可吃了法师不少的亏,其中有很多次,就是明明眼前的那个法师已经山穷水尽了,但是卷轴一掏出来,立马就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魅影驹!”

魅影驹是一个三环咒法系法术,魔法效果就是从魔法界召唤出来一头魔法马魅影驹。

以晨宁现在的施法水平,这魅影驹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而且持续时间也长达六个小时。一般来说,像魅影驹以及低级的坐骑术这样的魔法,都是法师们用来赶路的。像晨宁这样准备召唤一头坐骑出来逃跑,一般法师们可没这个水平不是召唤不出来,而是召唤出来了也骑不上去!

一头魅影驹出现在了晨宁的身侧,在晨宁的命令之下,收着速度和他并驾齐驱。随后,晨宁在奔跑的同时猛然一发力,略微跳起,一只手拉住了魅影驹的缰绳然后使劲一拽,接着前越的身形,晨宁很顺畅的在奔跑当中爬上了马背。这一系列的动作,能是一个普通的身体孱弱的法师能做出来的?这没有一定火候的骑术水准,想要在奔跑途中用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上马,那想都不要想,不摔个残废才怪!上一世的晨宁自己就很擅长骑乘战斗,才敢做这样的动作的,否则的话那就是找死。

待到晨宁跨上马背安坐在马鞍上之后,他套在马镫子的双脚猛地一夹马肚子,一声令下,魅影驹的四条‘腿’迈的飞快!不需要等晨宁上马之后,撒了欢开始跑的魅影驹,一点儿都不辱没它的名字,真的就宛若魅影一般,短途冲刺当中不过十来秒钟,就让那狂战魔之前所有的追击努力都付之东流。再有半分钟,晨宁往后看都看不到狂战魔的身影了,不知道是还在追但是追不上,或者是干脆就已经不追了。

晨宁松了一口气,这身体一松懈下来,身上的那些伤口就一个个争先恐后来报难了。他现在的模样确实很凄惨,身上好几处伤口都还在流血,没有伤到筋骨,也没伤及内脏,但是流血却免不了。晨宁有心仔细的检查一下身体,但是在狂奔的魅影驹上还真不怎么方便这么做,而且偶尔出现在马匹前面的一些不长眼拦路的恶魔,也需要晨宁去解决。

跨坐在魅影驹之上,手持长剑,风驰雷电!

第一时间更新《启行诸天》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将破天塞

梦之欲

铮骨肉情

雁丘

我是特种兵之狼兵

弹指琥珀

秋季腹泻的特点

蓝豚之梦

狼牙棒避孕套是一次性的吗

爆发药

逗人笑的幽默聊天对话图片

孤星望月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